当前位置:2019正版免费资料大全 > 三毛 >

三毛:每想你一次 天上飘落一粒沙 从此形成了撒哈拉

  核心提要:一代传奇女作家三毛,本有一段浪漫纯真的爱情故事,她与丈夫荷西在婚后的第六个年头发生了意外,荷西去世了。三毛从此悲痛欲绝,作品的文风也从幽默有趣转变成忧郁暗淡。三毛的姐弟回忆,三毛曾多次有过自

  核心提要:一代传奇女作家三毛,本有一段浪漫纯真的爱情故事,她与丈夫荷西在婚后的第六个年头发生了意外,荷西去世了。三毛从此悲痛欲绝,作品的文风也从幽默有趣转变成忧郁暗淡。三毛的姐弟回忆,三毛曾多次有过自杀经历,常年受抑郁症的困扰,最终于1991年1月2日,在医院的病床上结束了自己的生命。

  解说:《鲁豫有约》到访台湾,追寻一代传奇女作家三毛的足迹,上集讲述了三毛在成长岁月的特立独行,初恋与情伤,异国之旅与流浪,本集将追忆三毛与荷西的旷世爱恋。

  陈田心:其实姐姐我生命中已经有写不完的事,我不用虚构,我只要把我遇见的写出来就可以了。

  三毛一生最广为流传的当属她与荷西那段纯美的爱情故事,三毛生前一段珍贵的录音里,讲述了她与荷西第一次相见的情景。

  冬天已经快要来了,那时候我住在一栋大学城附近的一个修女办的一个女生宿舍里面,在那个地方呢,我已经认识了一个男孩子,他的名字叫做荷西玛丽亚,那么中文我就把它改称叫做荷西,那么当时我是把他当做一个普通的朋友,可是做一个花蝴蝶一样的那个事情呢,跟荷西从来没有发生过,因为他太纯真了,那么在那个宿舍的大树下,几乎一个礼拜有三四次,就会听到那个我们那边,就是在宿舍里面的修女就说,哎,Echo,外找,你的表弟来了,那么我就冲出去说什么表弟,又来了,我就跑去推他一把,就说你怎么又来了,他就说我,我,他就从那个裤子口袋里掏出十四块比塞塔,西班牙钱,他说我有十四块钱,一张电影票七块钱,十四块刚好可以两个人看电影,但是呢,我现在请你去看电影,我们就必须走路去,因为我没有别的钱了,我说没有关系啊,我们就走路去啊,于是我们也没有挑片子,就去跟他看了第一场电影,有一天我们在公园里头坐,荷西就跟我说,他说Echo,你呀等我六年,我还有四年的大学要读,我还有两年的兵役要服,等到这六年过去的时候呢,我就娶你,我一生的愿望就是,我也不敢想要一个大房子,我只要啊,有一个小小的公寓,我每天出去赚钱,回来的时候,你在家里煮饭给我吃,那这就是我人生最快乐的事情了,我说既然你说了这个话,那么我们就疏远一点,不要常常见面好了,你最好不要到宿舍来找我了,后来他就跟我说了,既然你这么说,我也是很守承诺的,我可以不来找,他看着我的脸就往后退,那么他就倒着跑啊,手里就捏着他那个从来不戴的一顶法国帽子,倒着跑,一面跑一面挥手,一面就叫Echo再见,Echo再见,WOW,Echo再见,可是都快哭出来了,还要对你做鬼脸,说Echo再见,以后那六年我们就没有了消息。

  解说:荷西1951年出生于西班牙,比三毛小八岁,初相识的荷西,仅仅是一个在读高三的英俊男孩,他许诺的六年虽令人心动却不切实际,三毛理性的划清了界线。

  刻意去找的东西,往往是找不到的,天下万物的来和去,都有它的时间三毛

  陈鲁豫:我好像现在能够明白,就是当你受到了伤痛之后,你会选择是人的一种自我保护的一种方式,就你会选择一种,完全不一样的。

  陈田心:以前那个情感升华到那个,跟那样的一个细腻,她把它回归来,落实在生活的态度中。

  陈鲁豫:当您第一次听到这个人,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呢,比如妹妹给你讲述,姐姐我身边有这么一个人,这个男孩我要嫁给他。

  陈田心:我觉得很替她欣慰,因为她走了这么久,在感情上也反反复复经历了很多,那么今天有这么一个年轻的又忠诚的,又很喜乐的这样的一个人来陪她,我们也觉得很好。

  陈鲁豫:那那个时候您呢,当你听到这个姐姐要结婚,或者已经结婚了,你就是作为弟弟是高兴的?

  陈鲁豫:会不会有一点点隐隐的担心,觉得姐姐离的好远,然后那个姐夫什么样子,我们也不知道。

  陈田心:因为她已经是一个很成熟的女性,当她自己要决定的时候,我们其实很相信她的决定,然后替她高兴,因为她终于有一个,这一个船,可以进入那个港口了,不错。

  陈田心:会弱,但是到了外面呢,她又很能吃苦,很坚强,所以你看她到沙漠去提水,去修房子,这个都要,需要体力,又擦地板啊,洗碗啊,她不是去做,打工嘛,所以这种东西在在消耗了她原始的这个体质,都坏了。

  解说:西班牙的再度重逢,让三毛与荷西的爱情很快修成正果,那一年正是荷西六年之约到期的时候。

  六年之后,就有一个朋友他就打电话给我,就吓我,他说Echo快来快来,很重要的事情,到了他们家他就说,你进来,把我关在里面,眼睛闭起来,我说好,然后手放背后,我放好,过了一下我听到房门开了,然后我感觉到在我的身后,有一个,很一双很温柔的双臂,就把我从我背后环起来,然后把我一抱,抱起来,就这样开始打转,我眼睛当然打开了,我一看的时候,就是一个长得高大,留了满脸大胡子的,当年的我的一个小朋友荷西,他回来了,我快乐的不得了,就尖叫起来了,就也是很快乐地拥抱他,亲吻他,那个时候他长大了,恰好六年,因为他也跟我说,他说来来来到我家去,他家现在那个朋友在楼上,我家没有人在,我说去干什么,他说我给你看一样东西,走到他的房间里头的时候,他把门一推开,我发觉满墙都是我放大的黑白照片,因为年代已经很久了,那个百叶窗把我的照片都弄成一条一条的,都发黄了,我看见照片的时候,我再看到我眼前的这个人,我就觉得说,我还要谁呢?我这一生,我根本没有去考虑到,他比我小,他比我大,这不是一个问题了,在我们之间,所以那个时候我不是很冲动的,我非常理智的就问他说,荷西,六年以前你说你最大愿望就是要娶我,现在如果我跟你说我要嫁给你,是不是太晚了,他说天呐,他说一点也不晚,他就快乐得不得了,他也流下了眼泪,那么我们可以说是没有恋爱,我们就决定结婚了,一结婚我们就,后来我们就去了沙漠,我们在沙漠里头结的婚,那么就是今生是我的初恋,今世是我的婚姻。

  解说:三毛的心愿是去沙漠,荷西便义无反顾率先跑去撒哈拉,等待自己美丽的新娘,婚后他们定居在西属撒哈拉,加纳利群岛北部的小镇上,沙漠的生活在三毛的笔下有多繁华与幸福,现实就有多辛苦和残酷。

  生命在这样荒僻落后而贫苦的地方,一样欣欣向荣地滋长着,它并不是挣扎着生存,对于沙漠的居民而言,他们在此地的生老病死,都好似是如此自然的事,我看着那些上升的焰火,觉得它们安详地近乎优雅起来三毛

  陈鲁豫:我觉得这一点是真的有点,有一点点可惜,那个时候你们没有劝过她吗,就不要太勉强自己,不要太逞强了,就那样的日子现在想想,你怎么过下来的呢。

  陈田心:陈田心:是,很辛苦,你想在沙漠里面都没有水,她要提水,她要去走路,这个东西如果没有一个坚强的,一个韧力的话,她没办法走过,她会赶快回来,可是最后您看她写,我都不想离开,这一个美丽跟温柔的地方,可见她眼睛里看的不一样跟我们。

  陈鲁豫:我小时候觉得因为喜欢三毛,她喜欢骨头,我也要喜欢骨头,其实我骨子里面是不喜欢的,如果是要送给我一个这个,我会觉得哇,好恐怖。

  解说:对于骆驼头骨这么特别的结婚理由,三毛曾在《稻草人》一书中,留下生动的描述。

  那时候我们没有房,没有车,没有床架,没有衣柜,没有瓦斯,没有家具,没有水,没有电,没有吃的,没有穿的,甚而没有一件新娘的嫁衣和一朵鲜花,结婚礼物是一副完整的骆驼头骨,说多吓人,有多吓人,可是真心诚意地爱上了它,并不是做假去取悦那个新郎的。荷西说,在沙漠里都快走死,烤死了,才得来这副完全的。

  每想你一次,天上飘落一粒沙,从此形成了撒哈拉三毛写给丈夫的情话

  陈鲁豫:如果她能够,比如说能够在台湾一直调理的很好的话,能够有个孩子,可能。

  陈杰:荷西不是在家里附近工作,他要到外地去,到海里面去工作,所以常常一去可能就一个礼拜,他去海底架设什么钢缆啊什么的,那三毛一个人在家里这个,蛮辛苦的啦,我大姐刚刚讲她要要买水呀,这个去。

  陈田心:以前在德国的时候,这么冷的天,我说早知道你就跟我讲,我就多寄一点钱给你嘛,我真是很后悔,因为她那什么鞋子。

  陈田心:对呀,这样我们怎么样,家庭还可以嘛,我们都可以给你的,她是真的,她因为有一次我问她,我说你写这些一篇一篇出来,有没有一些是可以虚有的。

  陈田心:是可以啊,这是一个思想的表达嘛,我很清楚记得她跟我说,其实姐姐我生命中已经有写不完的事,发生在我的周围,我不用虚构,我只要把我遇见的写出来就可以了,所以其实每一篇点点滴滴,要真正了解三毛这一个人,其实从她文章里,和她的文字的里面,我们其实可以找到她是怎么样一个人。

  陈鲁豫:后来您的父亲母亲在回到台湾跟你们讲,他们看到的三毛跟荷西在一起相处,他们看到这个女婿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们觉得?

  陈杰:但是呢,有一张照片呢,在网络上应该可以找到,我们没有,荷西在跟我父亲下中国的象棋。

  陈杰:这应该是在,应该是她教他的,当然我父母亲对这个女婿啊,应该也是蛮喜欢的。

  陈杰:人很厚道,就是短短相聚个不到十天吧,应该荷西,因为我姐姐跟我讲过,她说西班牙人的个性,比中国人还要中国人,就是说非常的热情,我们中国人比如说我们大家要抢着付帐单,抢着要请客什么的。

  陈杰:西班牙人她说他也是这样子,所以她说荷西呢,也是很热情的一个人,看到我的岳父岳母来了,他一定尽心尽力的要陪在他旁边,招呼啊,招待,这样子的。

  解说:与荷西一道生活的六年,三毛的文章充满欢笑幽默,读者能透过文字感受到她美好的婚姻生活,即使面对沙漠的恶劣环境,她也依然面带笑容,把日子过的有滋有味,然而如此可爱的三毛,就在荷西意外身亡的那一刻,彻底画上了休止符。

  那最后呢他出事了,当他的尸体被打捞出来的时候,正是中秋节,那时候日已尽,潮水退去,皓月当空的夜晚,交出了再不能看我,再不能说话的你,他是这样被我们打捞起来的,然后放到那个小岛的,墓园的旁边的一个小房间里头去,那么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,我去看他的时候,我已经是半疯了,人家跟我说是他,我说不是他,我不相信,我一定要看见了他我才相信,他们说那你去看,你要勇敢,我说好,后来走到那个房间门口的时候,我就把陪我去的朋友都挡在门外,我说如果是他的话,那么这是我们夫妻的最后一个晚上,我要给他守灵了,你们不要进来,让我跟他在一起,走进去的时候,我看到那个棺材里躺着的人,就是我心爱的丈夫,我怎么看都是他,实在是没有错,但我也没有大哭大叫,我就上去,看到他穿着他心爱的潜水衣,我就把我的手握住他的手,就像我们平常生活的习惯一样,我们在这样走路总是拉着手的,我就跟他讲,我说荷西,以我的经验或者我们共同的经验,好像你死的时候,你要经过一个黑黑的隧道,你不要怕,我上有高堂,我有父母,我不能跟你一起走,可是你不要怕,我握住你的手,你勇敢的走过去,虽然我不在你身边,你这个隧道过了以后,那边有光,神会来接你,过几年我再来赴你的约会,我就握住他的手,一直跟他说,要勇敢,要勇敢,没有我的时候你也要勇敢,那讲的时候,他已经过世两天了,我不知道为什么在那个时候,好像他,他不能再告诉我,跟我讲话,可是那时候我讲完这些话的时候,他的双眼里面流出鲜血来,他的鼻子,他的嘴,也流出了鲜血来,我不知道到今天,我也问过很多学医的朋友们,说这是为什么,请你告诉我,人死了,不是血液不能循环了吗,他说我不能解释,我拉住他的手,当是就是我一面擦我的眼泪,一面擦他的血,一面擦眼泪,就同一条手帕,跟他这样血泪交融,就如好像万年前的那个初夜,我觉得我这一生,虽然爱过很多的男子,但是我跟了荷西的时候,我觉得我好像是他唯一的女人,他也是我唯一的男人。

  陈田心:所以即使到现在,我们前几个礼拜还有从挪威来的粉丝,要来探讨三毛的这样种种的,很多人去加纳利群岛,在那里现在也有荷西的一个墓碑什么,因为他们西方,那个西班牙人说奇怪,为什么常常有人来,他们就去探讨,原来这个荷西的妻子是一位中国友人这样,作家这样。

  陈杰:然后去问那边的人,说有一个荷西葬在这边,他是什么什么人,岛上说怎么会,我们完全不知道,他们真的找到荷西的墓,那当地的政府就觉得说,为什么有那么多中国的人来,他们就慢慢去了解这个事情,从去年开始他们就访问很多的人,当地的人,三毛的朋友,他们把三毛跟荷西的故事写出来,写了一个小册子,在今年5月的时候,他们特地办了一场活动,在荷西过世的海边,设立了一个雕塑品,然后出了这本书,来纪念一个,比如说差不多40年以前三毛跟,那个中国人跟一个西班牙人的,一个爱情的故事。

  陈杰:这一次他们在西班牙拉芭马岛,办这个事情的时候,荷西的家人十几位全部去了。

  陈杰:她说这个人是我的,是什么叔叔还是什么,那个荷西是她的叔叔,那对面说三毛是我的姑姑,两个人就开始联络了。

  陈杰:所以现在我们两家,本来完全没有联络的,但现在看,我们的下一代她们又联络起来了。

  陈田心:就像您说的,人不能知道未来,可是真的天知道,它有这个安排,不然三毛就没有了,刚好我父母亲去。

  解说:荷西出事那天,三毛的父母碰巧是第一次出国到欧洲旅游,第一站就是看望他们的宝贝女儿三毛,也许真的人生如戏,这一次两位老人的到来,更像是不远万里专程来守护他们的女儿。

  “去哪里不要紧,可怜的是两个老天使,他们失去了孩子,也失去了心,翅膀下没有了要他们庇护的东西”

  “当孩子知道,她永远回不去了的那一天开始,她会日日夜夜地想念着老天使们”

  解说:孩子年少时并不知道,两个守望的老天使正是自己的父亲和母亲,等知道的时候已经太晚了,荷西的死让所有人措手不及,也无疑是三毛这一生都太过沉重和无法背负的磨难。

  陈田心:但是就是因为不是夏天,因为我送我母亲,我记得她穿的衣服,可是也不是冬天,就是9月的时候,因为那个时候。

  陈田心:因为那个是旅行的季节嘛,所以去了,幸好我父母早一点去了,否则我妹妹就。

  陈鲁豫:而且荷西是一个经验那么丰富,那么出色的一个潜水专家,他那样,我因为不太懂,他那个还不叫,那种深海的那种去潜水。

  陈田心:他不是,他是去玩,他去抓鱼而已,他在海滩上,他又不是去上班做工程,他只是想,他们在,好像在picnic(野餐),那我去抓一条鱼,因为他,对他来讲是太自然了,所以大家也没有想到,怎么过了很久,怎么老不回来呀。

  陈鲁豫:所以真的人生如戏,所以那一次三毛经历过那样的一次磨难,人没有走,但我觉得那一次对她的那种伤痛太大,就是这个人的心可能在那一刻就已经,我们说死了一半了。

  陈鲁豫:就她那个文章很明显,我当年小还不懂,如今再看的话好像有个分界线一样,这之前的文章都是很幽默的,就是笔调是轻松的。

  陈鲁豫:对,我看她写那个背景,就你妈妈穿着大红的衬衫,去买矿泉水,然后拎着很沉的袋子,一点点走回家,我觉得那时候我觉得女人当妈妈这个时候,那种坚强力量,是很了不起的。

  陈鲁豫:但我觉得那一次之后,你们就明白其实这个,就三毛她的内心的改变,是非常非常之大的。

  解说:1979年9月30日,荷西潜水意外丧生,三毛的人生随即陷入了彻底的黑暗,当时恰好有琼瑶的极力劝说,三毛才承诺不会自杀。

  1981年,三毛结束了异国14年的生活,回到台湾,80年代的她异常忙碌,去过中南美洲,提笔写下《万水千山走遍》,在大学里教书,开展环岛演讲等等,被无数读者追捧成偶像的她,在整个华人世界掀起了一股三毛热,然而白天的三毛被喧闹包裹着,夜晚却独自品尝着伤痛。

  许多个夜晚,我躺在床上,住在一栋海边的房子里,总是听见晚上的风,带着一种呜咽的声音,刮过我的窗口,我坐在那个地方突然发觉,我原来已经没有家了,是一个人,每一个晚上,我坐在那里等待黎明,那时候我总以为这样的日子,是过不下去了。

  更多金牌时评、热点解读、主播风采、幕后猛料?嘘!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(ID:phtvifeng),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。

http://budapestonly.com/sanmao/2606.html
点击次数:??更新时间2019-09-09??【打印此页】??【关闭
  • Copyright © 2002-2017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  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在线交流 
客服咨询
【我们的专业】
【效果的保证】
【百度百科】
【因为有我】
【所以精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