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2019正版免费资料大全 > 彭德怀 >

与彭德怀感情深厚 唯哪件事不认同彭?

  然而彭德怀有一件事,不认同。那就是烈火般脾气的彭德怀好骂人,主要是骂干部,有时骂粗话,很难听。尽管彭德怀对士兵很和蔼,骂干部表现了他对干部要求的严格,但骂凶了、骂错了,干部也会有委屈情绪。

  核心提示:然而彭德怀有一件事,不认同。那就是烈火般脾气的彭德怀好骂人,主要是骂干部,有时骂粗话,很难听。尽管彭德怀对士兵很和蔼,骂干部表现了他对干部要求的严格,但骂凶了、骂错了,干部也会有委屈情绪。

  本文摘自:人民网,作者:何定,原题:千秋友谊话彭杨:记和彭德怀的战友情

  沙县之战不久,红三军团奉命回师江西,参加第五次反“围剿”作战。这时,掌握指挥权的博古和共产国际派来的军事顾问、德国人李德,面对的50万军队,提出要“御敌于国门之外”,让红军以简陋的武器和敌人的钢筋水泥堡垒、飞机、大炮拼消耗,打阵地战,一反机动灵活、以歼灭敌人有生力量为主的战略战术。红三军团被迫在敌军的主力和堡垒群中东拼西挡,虽在一系列战斗中获胜,但歼敌不多,自己的伤亡则很大。特别是广昌一役,李德亲自到前线令红三军团固守。广昌地势平坦,彭德怀再三说明地形不利,无法守住,但他的意见没有被采纳。敌人以飞机大炮轮番轰击。红三军团一个整营,被命令固守在李德督修的所谓永久性工事里,后因工事被敌炮轰毁,全部牺牲。彭德怀、和红三军团指战员莫不悲痛。

  就在广昌阵地上,一架敌机向彭德怀、站处俯冲投弹。彭德怀眼明手快,一把将推到坑道里,两人幸免于难。多年后,说:“彭老总还救过我呢!”就是指的这件事。

  广昌撤守后,李德不自我检讨,反而找彭德怀、谈话,继续宣扬他那一套教条的做法。彭德怀据理力争,遭到斥责。他忍无可忍,指着李德说:“要不是红军有高度的自觉,早被你葬送了!你是崽卖爷田心不疼!”给李德当翻译的伍修权用目光询问,要不要把这句话直译出来。完全同意彭德怀的意见,示意可以。李德听了暴跳如雷,只是因为彭德怀能征善战,未敢撤掉彭德怀的职务。

  第五次反“围剿”作战持续1年之久。因战略方针上的错误,终于遭到失败。红军伤亡惨重,根据地日渐缩小。到1934年的秋天,中央红军不得不退出用鲜血和汗水创建的中央苏区,突围西进。

  初到红三军团,就经受了这样严酷的战争考验。虽只9个月,他和彭德怀等红三军团的指战员已是生死与共的战友了。他除感受到了彭德怀和他率领的红三军团指战员的骁勇善战、为革命一往无前的气概,也感受到彭德怀与官兵同甘苦的精神。开始,下连队,按规定吃饭时可加一个菜。加菜不过炒鸡蛋之类。但他很快发现,和彭德怀一起下去就没有加菜。原来是彭德怀不允许。彭德怀下连队,谁给他加菜,谁就要挨骂。红三军团作战频繁,战斗作风迅猛。常常是才吃了一半,部队就在集合了,彭德怀呢,已经吃完了。说:“你慢点吃好不好,让我吃完一起走。”彭德怀笑道:“你一边吃一边走嘛!”然而彭德怀有一件事,不认同。那就是烈火般脾气的彭德怀好骂人,主要是骂干部,有时骂粗话,很难听。尽管彭德怀对士兵很和蔼,骂干部表现了他对干部要求的严格,但骂凶了、骂错了,干部也会有委屈情绪。不时提醒彭德怀。但当和黄克诚说起时,黄克诚却笑着说,他就是那样,见面骂你两句,就像在问你好。骂错了,他会认错的。然而彭德怀却从未用“骂”来向有深厚理论修养和宽宏谦和性格的政委问好。这一武一文、一严一宽的司令员和政委,同时受到红三军团指战员的爱戴。

  1934年10月16日,红三军团奉命集结于赣南于都县,准备突围。和彭德怀在于都街头路过一家小饭铺。那酒帘在秋风中招摇,似向红军告别。彭德怀忽然拉住,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银元,对说:“明天就要离开根据地了,我们去喝一蛊,做个纪念,今天我请客!”望着素不乱花钱的彭德怀,知道,那是彭德怀从分的伙食尾子中攒下的。走进小小饭铺,两人默默相对,心情都很沉重。

  第二天,彭德怀、告别苏区,告别于都的父老乡亲,率红三军团在大雾迷漫中渡过于都河,踏上万里征途。

  红军突破第四道封锁线后,付出了惨重的代价,从苏区出发的8万多人,只剩下3万余人。自命不凡的李德一筹莫展,博古痛不欲生。这时,他们才接受的建议,向敌人力量薄弱的贵州进发。红军一路北上,连克10余县。红三军团首先抢渡了乌江天险,红一军团迅速智取黔北重镇遵义。1935年1月,中共中央政治局遂在这里召开扩大会议。彭德怀和被从前线召回参加。两人住在会场的堂屋楼下,深刻探讨1年来的教训,在会上坚决拥护的正确路线,批评博古、李德的错误。两人都是第一次参加党的政治局会议,第一次经历这样严重的路线斗争,深为党在这一生死关头作出的选择庆幸。

  遵义会议以后,彭德怀、率领的红三军团在前两次渡赤水中担任前锋,架桥抢渡。二渡赤水后,军委命令彭德怀、指挥红军攻打黔北门户天险娄山关。打下了娄山关,彭德怀、乘胜挥师,再克遵义,又追逐援敌,直逼乌江。此一役,击垮黔军8个团,歼中央军两个师,俘敌3000余人,缴枪2000余支,是中央红军在长征中最大的一次胜仗,为中央红军的西进北上争取了主动。

  几十年后,在回顾这一段历史时,谈到各次战斗的情况特别是遵义大捷,总是讲彭老总如何英勇,如何善于指挥,从来不言及自己。只是在历史的档案里,留着中央命令彭德怀、共同指挥的记录。而这些胜利也和红三军团出色的政治工作是分不开的。这不能不使人为一向不居功、不求名的精神感动。

  四渡赤水之后,由彭德怀率红三军团佯攻贵阳,掩护中央红军西进,以便渡金沙江北上。这时,彭德怀和共同建议中央乘蒋介石到贵阳督战、调滇军出援之机,迅速跨北盘江入滇,从云南北渡。中央接受了这一建议,突进云南。果然滇境空虚,红军顺利渡金沙江入川。至此,中央红军终于摆脱了蒋介石军队的围追堵截,取得了战略转移中的主动。

  遵义会议以后,为摆脱追敌,红军大踏步转移,兜圈子、走弓背,战斗频繁,极为疲乏,减员亦多。指战员不明中央意图,埋怨、牢骚不免又多了起来。有人更怀疑指挥有误。红一军团军团长写信给中央,要求由彭德怀来指挥红军北上,与红四方面军会合,、周恩来“随军主持大计”。

  1934年5月12日,中共中央政治局在四川会理县城外再次举行扩大会议,要求各军负责人前去参加。当时,彭德怀和正率军攻打会理城,爆破没有成功,连忙赶赴参会。会上,严厉批评彭德怀说:“的信就是你鼓动的。”对挑起事端的,则说:“你是个娃娃懂得什么!”又转头批评说:“你是彭德怀的尾巴!”当时,正发高烧,是用担架抬去的,可见气氛之紧张。其实,写信的事,彭德怀、都不知情。一贯直言不讳的彭德怀,突然受到这样无端的指责,不禁担心。但彭德怀并没有发火,只声明:写这封信我事先并不知道。又批评说:“提出改变前敌指挥是不妥当的,提出我,更不适当。”由于红三军团内这一段时间也有些牢骚,为此向中央写过报告,签了名,彭德怀认为部队疲劳了,不知上面意图有点牢骚不足怪,没有签字。在会上,彭德怀还为此作了自我批评。

  后来,彭德怀解释他当时没有争辩,是因为大敌当前,应以团结为重,故采取事久自然明的态度。这使感到,彭德怀不仅能征善战,也有胸怀全局,豁达大度的政治胸襟。

  1935年6月,中央红军翻越终年积雪的夹金山,在懋功(今小金地区)与张国焘、率领的红四方面军会合。两军指战员欢欣鼓舞,彭德怀、的心情也十分振奋。但有一天晚上,彭德怀一脸愠怒,对说:“张国焘这个东西,把我彭德怀看成什么人了,把我当成军阀!我要当军阀,就不当红军了,真岂有此理!”忙问原由。原来,张国焘和彭德怀刚第一次见面,谈着谈着,就扯起会理会议批评之事。又说,从江西出发,你的队伍打得很苦,损失很重,我给你3个师,听你指挥。当时中央红军长征疲惫,人少装备差,红四方面军兵强马壮。但彭德怀一贯坦荡忠诚,从无本位观念,对此十分反感。特别谈到会理会议,显然是挑拔自己和的关系。彭德怀越想越气,就来处相告,希望互相提高警惕。

  1935年8月,红军缩编。彭德怀认为红一军团前身是朱德、在井冈山会合的红四军,应保留一军团,遂主动提出撤销红三军团的番号。这一顾全大局的做法给以深刻的印象。多年以后,在提到庐山会议上有人诬说彭德怀平江起义是“投机”、“入股革命”的时候,还愤然说,要批评这种说法,为彭老总还历史的公道!他会打仗,要投机,留在湘军不仅当团长,还能升师长、军长,何要起义?撤销红三军团是件很大的事,那是他一手创建指挥的,立下了多少战功!他从来没有争军权的思想,连本位主义都没有!

  红三军团缩编为红三军,调任红军总政治部主任,随率领的右路军行动。红三军为右路军的一部。1935年10月,中央红军改为陕甘支队,为政委。因朱德在四方面军处,由彭德怀任司令员。为支队政治部主任,经历和参加了彭德怀指挥的打垮东北军骑兵的战斗和直罗镇战役。

  长征胜利后,红军抗日先锋军随即东渡黄河,入晋作战。任先锋军政委,彭德怀任司令员,为先锋军总政治部主任。回师以后,彭德怀受命西征,迎接红二、四方面军北上,实现了红军三大主力的会合。彭德怀为红军前敌总指挥,为前敌总指挥部政治部主任,参加了彭德怀指挥的著名的山城堡战役,协助彭德怀成功地开展对张学良东北军的抗日宣传,争取东北军官兵与红军团结抗日。

  1936年秋,在甘肃省的一个小镇街头,彭德怀在和一起行走时,又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银元,还是从中央苏区带出来的那个伙食尾子。别人的早花掉了,彭德怀还珍藏着,经过1年的汗渍水浸,银元已失去了原来的光泽。彭德怀高兴地对老战友说:“这次是庆祝我们的胜利,我再请一次客吧!”回想1年中,党经历了多么严重的路线斗争,红军经历了多么艰难的征战跋涉!现在终于有了正确的方向,打开了新局面,两人一边谈着,一边吃了几斤牛羊肉。

  1937年7月,抗日战争爆发,国共实现第二次合作。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,彭德怀出任副总司令,出师山西,投入抗日战争。任中共中央北方局副书记,和书记一起,也到山西前线年初,日军占领了华北的主要交通线和城镇,时任北方局书记,率北方局机关与八路军总部一起深入敌后发动民众,建立敌后抗日根据地。北方局和八路军总部一直驻在太行,有时同住一村,有时相邻。彭德怀、两个老战友,又在巍巍太行的千山万壑中并肩战斗。

http://budapestonly.com/pengdehuai/2566.html
点击次数:??更新时间2019-08-30??【打印此页】??【关闭
  • Copyright © 2002-2017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  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在线交流 
客服咨询
【我们的专业】
【效果的保证】
【百度百科】
【因为有我】
【所以精彩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