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2019正版免费资料大全 > 刘少奇 >

刘少奇廉政故事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1942年麦熟的时候,大树村熊老爹家隔壁住下了一个高个子、约莫三十来岁的干部。这干部到村后,每天晌午,拿张报纸到熊老爹菜园里去看。逢着熊老爹没事,他就唠家常,还帮着熊老爹薅草。日子久啦,比一家人还亲。熊老爹心里可乐呵呵的,逢人就夸,说他懂穷人们的心思。

  一天,这干部到熊老爹菜园里来买菜。熊老爹正在摘黄瓜、刨小葱,忙得团团转。这干部二话没说,就帮着熊老爹一起摘,一起刨。待把菜弄好了,才从袋里摸出一卷票子递给熊老爹,说是菜钱。

  熊老爹一看,就动了气,两手一推,说:“同志啊!你这就见外啦。自己种的,还能说要钱?你三天两头地帮俺弄地,别说你来拿,俺送也得送给你呀!”

  到了傍晚,熊老爹想吸袋烟,摸着烟袋里有卷东西,不像烟丝。掏出一看,嗨,还不是那票子!熊老爹气又来了,冲着他老伴说:“这个人,他高低给钱,我高低不收,他又把钱放在我的烟袋里啦!”

  “别啦!天不早啦!再去抹黑碰门的,惊动人家。明儿待他来看报,再给他不得啦?”

  可巧,打从这天起,熊老爹在家等了一天、两天、三天,但再也不见那干部来看报了。到了第四天,熊老爹等不及了,就出门找去。才出门,就见村上三个一堆儿、五个一圈儿地谈得正欢。老爹上去一打听,都说那干部就是刘少奇同志。三天前就走啦!

  当下,熊老爹就叫老伴给他小褂上缝个口袋,缝在左襟靠胸口的地方。他把票子装在小口袋里,袋口又别了根儿别针。

  打从这天起,熊老爹那件褂子再也不离身了。干活热了,别人对他说:“老爹,热啦,把褂子脱了吧。”

  “皖南事变”以后,新四军政委刘少奇的工作很忙。他穿着一双补了补丁的布鞋到战士中询问战士的疾苦和战斗情况;到老百姓中访贫问苦,发动群众抗日;到前线观察敌情,日夜奔忙。没几天,他脚上那双布鞋就张开了“狮子口”,脚趾头都露了出来。同志们见了,敬佩又难过,都劝他换一双新鞋。他笑了笑说:“别看这鞋有些破,它的功劳可不小啊!跟我从陕西到了这里,有感情啦。让皮匠补一补还可以穿嘛,不用换!”

  1942年冬天,新四军军长陈毅拿来一双新鞋。他指着刘少奇脚上的鞋说:“你这双鞋成了特制的了,该换一下啦!”刘少奇却说:“缝缝补补,穿了五年,舍不得丢啊!”陈毅微笑着说:“我以军长的身份命令你,赶快换一双新鞋!”刘少奇也笑着说:“你是军长,我是政委。现在战士们这么苦,我们要和他们同甘共苦。你当军长,一开口就是命令,一点耐心都没有,我要反抗。”“哈哈哈!”两人同时大笑起来。

  有一次,刘少奇到上海视察工作。他在火车上休息时,摘下手表,放在茶桌上。旅途中,由于火车颠簸,那只上海牌手表滑下茶桌掉进了痰盂里。李太和趁机说:“反正这表也够旧的,早该换新的了。正好到上海,买块新的得了!”刘少奇却摇摇头说:“这表捞出来洗洗还能戴,即使出了毛病,到上海修理正好方便。”李太和帮忙把刘少奇的手表捞出用水洗过后,刘少奇看看这表没出毛病,于是又继续戴上。此后,他一直没有丢弃,直到去世,他还戴着这块从痰盂里捞出来的上海表。

  “三年困难时期”,粮食与副食品奇缺。一些地方负责人为了照顾中央首长,派人进京送些副食品。针对这种情况,刘少奇叮嘱李太和等工作人员:能退的坚决退回,实在不能退的,也一定要按价付钱。李太和说,那一段时间,刘少奇外出无论到哪里,都是自己带上茶叶、烟,不用人家招待,即使是在接见外宾时,出于礼节不能用自带的茶叶沏茶了,但他仍旧吸自己带的一般烟。

  刘少奇同志一向平易近人。那年,有位朝鲜国家领导人来中国访问,刘少奇陪同他参观位于广场东侧的中国革命博物馆。为了国家领导人的安全,李太和领着警卫员,把没进馆的群众堵在外面,把进馆的观众拦在一边。见此情景,刘少奇皱起眉头,因陪同贵宾无法脱身,他让王光美转告警卫员:“不要这样做,要让群众继续参观。”

  “要什么夜餐费?马上给公家退回去!”艰苦奋斗是我们党的优良传统和传家宝。建国以后,刘少奇虽然担任党和政府的要职,但仍然保持着革命战争年代的那种艰苦奋斗的作风。1952年以前,刘少奇住的是一幢旧式房子,共有三间,一间是办公室,一间是会客室,一间是卧室,因年久失修,都已十分破旧。后来,管理部门给刘少奇调了好一点的房子,但他的办公室仍然简单:办公桌、书架、文件拒、一对沙发、一把藤椅,没有地毯,更看不到什么可供欣赏之类的摆设。有一天,管理员看到刘少奇办公室和楼道走廊的地板比较滑,走路容易跌倒。于是趁他到外地出差,就在办公室外的走廊里铺了一条地毯,刘少奇回来后很不高兴,立即让撤掉。身边的工作人员解释说,这是为了安全,不是讲排场。刘少奇说:“不管是不是讲排扬,反正用这个太浪费,太贵。”后来管理人员只好换上了橡胶垫条,刘少奇走上去试了试,说:“这个好,这个东西便宜,结实又耐用,走路也不滑,铺这个就行了。”在生活上,刘少奇对自己和家人都是低标准。他在家总穿一身蓝色或灰色的斜纹布衣服,一件内衣补了六七个补丁还穿在身上,一双皮鞋整整穿了六年还舍不得扔掉。刘少奇吃饭也简单,尤其是夜间那顿饭,常常是把中午剩下的热热再吃。

  1942年麦熟的时候,大树村熊老爹家隔壁住下了一个高个子、约莫三十来岁的干部。这干部到村后,每天晌午,拿张报纸到熊老爹菜园里去看。逢着熊老爹没事,他就唠家常,还帮着熊老爹薅草。日子久啦,比一家人还亲。熊老爹心里可乐呵呵的,逢人就夸,说他懂穷人们的心思。

  一天,这干部到熊老爹菜园里来买菜。熊老爹正在摘黄瓜、刨小葱,忙得团团转。这干部二话没说,就帮着熊老爹一起摘,一起刨。待把菜弄好了,才从袋里摸出一卷票子递给熊老爹,说是菜钱。

  熊老爹一看,就动了气,两手一推,说:“同志啊!你这就见外啦。自己种的,还能说要钱?你三天两头地帮俺弄地,别说你来拿,俺送也得送给你呀!”

  到了傍晚,熊老爹想吸袋烟,摸着烟袋里有卷东西,不像烟丝。掏出一看,嗨,还不是那票子!熊老爹气又来了,冲着他老伴说:“这个人,他高低给钱,我高低不收,他又把钱放在我的烟袋里啦!”

  “别啦!天不早啦!再去抹黑碰门的,惊动人家。明儿待他来看报,再给他不得啦?”

  可巧,打从这天起,熊老爹在家等了一天、两天、三天,但再也不见那干部来看报了。到了第四天,熊老爹等不及了,就出门找去。才出门,就见村上三个一堆儿、五个一圈儿地谈得正欢。老爹上去一打听,都说那干部就是刘少奇同志。三天前就走啦!

  当下,熊老爹就叫老伴给他小褂上缝个口袋,缝在左襟靠胸口的地方。他把票子装在小口袋里,袋口又别了根儿别针。

  打从这天起,熊老爹那件褂子再也不离身了。干活热了,别人对他说:“老爹,热啦,把褂子脱了吧。”

  “皖南事变”以后,新四军政委刘少奇的工作很忙。他穿着一双补了补丁的布鞋到战士中询问战士的疾苦和战斗情况;到老百姓中访贫问苦,发动群众抗日;到前线观察敌情,日夜奔忙。没几天,他脚上那双布鞋就张开了“狮子口”,脚趾头都露了出来。同志们见了,敬佩又难过,都劝他换一双新鞋。他笑了笑说:“别看这鞋有些破,它的功劳可不小啊!跟我从陕西到了这里,有感情啦。让皮匠补一补还可以穿嘛,不用换!”

  1942年冬天,新四军军长陈毅拿来一双新鞋。他指着刘少奇脚上的鞋说:“你这双鞋成了特制的了,该换一下啦!”刘少奇却说:“缝缝补补,穿了五年,舍不得丢啊!”陈毅微笑着说:“我以军长的身份命令你,赶快换一双新鞋!”刘少奇也笑着说:“你是军长,我是政委。现在战士们这么苦,我们要和他们同甘共苦。你当军长,一开口就是命令,一点耐心都没有,我要反抗。”“哈哈哈!”两人同时大笑起来。

  有一次,刘少奇到上海视察工作。他在火车上休息时,摘下手表,放在茶桌上。旅途中,由于火车颠簸,那只上海牌手表滑下茶桌掉进了痰盂里。李太和趁机说:“反正这表也够旧的,早该换新的了。正好到上海,买块新的得了!”刘少奇却摇摇头说:“这表捞出来洗洗还能戴,即使出了毛病,到上海修理正好方便。”李太和帮忙把刘少奇的手表捞出用水洗过后,刘少奇看看这表没出毛病,于是又继续戴上。此后,他一直没有丢弃,直到去世,他还戴着这块从痰盂里捞出来的上海表。

  “三年困难时期”,粮食与副食品奇缺。一些地方负责人为了照顾中央首长,派人进京送些副食品。针对这种情况,刘少奇叮嘱李太和等工作人员:能退的坚决退回,实在不能退的,也一定要按价付钱。李太和说,那一段时间,刘少奇外出无论到哪里,都是自己带上茶叶、烟,不用人家招待,即使是在接见外宾时,出于礼节不能用自带的茶叶沏茶了,但他仍旧吸自己带的一般烟。

  刘少奇同志一向平易近人。那年,有位朝鲜国家领导人来中国访问,刘少奇陪同他参观位于广场东侧的中国革命博物馆。为了国家领导人的安全,李太和领着警卫员,把没进馆的群众堵在外面,把进馆的观众拦在一边。见此情景,刘少奇皱起眉头,因陪同贵宾无法脱身,他让王光美转告警卫员:“不要这样做,要让群众继续参观。”

  展开全部‘皖南事变”以后,新四军政委刘少奇的工作很忙。他穿着一双补了补丁的布鞋到战士中询问战士的疾苦和战斗情况;到老百姓中访贫问苦,发动群众抗日;到前线观察敌情,日夜奔忙。没几天,他脚上那双布鞋就张开了口,脚趾头都露了出来。同志们见了,敬佩又难过,都劝他换一双新鞋。他笑了笑说:“别看这鞋有些破,它的功劳可不小啊!跟我从陕西到了这里,有感情啦。让皮匠补一补还可以穿嘛,不用换!”

  1942年冬天,新四军军长陈毅拿来一双新鞋。他指着刘少奇脚上的鞋说:“你这双鞋成了特制的了,该换一下啦!”刘少奇却说:“缝缝补补,穿了五年,舍不得丢啊!”陈毅微笑着说:“我以军长的身份命令你,赶快换一双新鞋!”刘少奇也笑着说:“你是军长,我是政委。现在战士们这么苦,我们要和他们同甘共苦。你当军长,一开口就是命令,一点耐心都没有,我要反抗。”“哈哈哈!”两人同时大笑起来。

http://budapestonly.com/liushaoqi/2548.html
点击次数:??更新时间2019-08-29??【打印此页】??【关闭
  • Copyright © 2002-2017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  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在线交流 
客服咨询
【我们的专业】
【效果的保证】
【百度百科】
【因为有我】
【所以精彩】